在遙遠的沙漠之國,誕生了一個美麗的女孩。

女孩的家境富有,父親在地方上頗有權勢。由於父親的偏愛,女孩被寵上了天。她從小就是個美人胚子,父母又裹以綾羅綢緞,敷以香膏芳脂,日日用珍饈美饌、瓊漿玉液嬌慣著,不管她要什麼,幾乎都可以立即得到,也因此養成了她自私、任性、驕縱蠻橫的性格。

 

到十幾歲時,女孩已長成傾國傾城的美人。她的肌膚細白如上等瓷器,勾人雙眸在濃密羽睫的襯托下,透露出一股她性格中根本沒有的神祕深遂。雕刻般的鼻樑和顴骨,以及琥珀色如波浪般直抵膝下的長髮,讓男人即使只能見到她的半張臉,依然神魂顛倒,瘋狂追求,更不用說她那因習舞而結實纖瘦的蜂腰,在行走時微微扭動透露出的性感風情。

 

女孩很清楚自己的美麗,她喜歡蒐集男人的愛慕,更享受他們為她心碎的痛苦。她把追求者的詩和信揉成一團,遊戲時向水池中的蓮花投擲,跟侍女計算這些詩有多少首落到蓮花心上,多少掉進水中,以此來取樂。

 

雖然愛賣弄風情,然而女孩其實沒有戀愛過,她一直沒有遇到想像中那種理想的男性,但她並不著急。她的生命中沒有任何的不順遂,在她幼稚的想法中,世界是繞著她轉動的,未來也理所當然會順她的心,如她的意。她沒有想過其他任何的可能性。

 

不久後,女孩的豔名傳至蘇丹耳中,她被召進宮。蘇丹就年齡上來說雖然正值盛年,然而因為過度肥胖,他的動作十分遲緩,配上呆滯的眼神,簡直像團會移動的爛肉,豬都沒這麼胖。

 

即使女孩曾經作過寵冠三宮、母儀天下的美夢,在見到蘇丹的那一刻,也完全嚇醒了。

 

覲見時,呆坐不動的蘇丹,一身脂肪除了把御座完全包覆住外,彷彿還正緩慢地往下流,巨大的肚腩如果從臍眼裡接條燈芯,肯定可以持續燒上個三天三夜。

 

蘇丹一開口,嘴裡就冒出腐敗的臭味,他說話慢而含糊,很難聽得懂含意。更糟的是,他喜歡女孩,但這種喜歡跟對豪華家具、閃亮珠寶的喜愛是一樣的,他不當她是人,只當她是他的一件所有物,可以取悅他的裝飾品。蘇丹對女孩沒有愛慕,沒有憐惜,沒有疼寵,基本上,他缺乏作為一個人與他人交流互動的正常情感。

 

女孩在後宮住下了,然而她的心裡滿是怨恨。平時那麼疼她的父親,明明知道蘇丹是這樣可怕,竟還將她推入虎口!向來寶愛她的媽媽也沒有反對,到底是因為不清楚實際狀況,還是懦弱不敢反對父親?父親的正妻,那個討厭的老女人,現在一定很高興吧?虧她平時還裝出對她好的樣子,根本是她慫恿父親,拿自己的親生女兒去換榮華富貴吧!

 

日日夜夜,她心理藏著憤怒,詛咒這個世界。宮中不比家裡,能讓她隨意放縱自己的脾氣,但任性習慣的她根本無法自我控制。其他人也就罷了,甚至連面對蘇丹時,她也忍不住頂嘴反抗,為自己換來兇狠的巴掌。

 

被毆打的痛是維持她怒火的薪柴,即使家中帶來的侍女時常勸解,她總是忍耐不了多久又故態萌發。或許在心底深處,她甚至是偷偷期待挨那一巴掌的。當她的臉腫起來,不再漂亮時,蘇丹會對這個有瑕疵的玩具失去興趣,那麼她就不用擔心被召去侍寢。她不必躺在陰暗寢宮的冰冷絲綢墊上,忍受他肥大的身軀和惡臭的嘴。雖然他細軟的東西連新婚之夜都沒有弄痛她,她卻總是害怕自己就要被他壓得窒息了。

 

這樣的生活過了幾年,蘇丹漸漸不來找她了。並不是女孩不再美麗,事實上,逐漸長成為一個女人的她散發出驚人的致命芬芳,但是對蘇丹內心那個從沒有長大的小男孩而言,舊玩具遠不如新玩具來得有趣,而只要蘇丹想要,新玩具總會源源不絕地送進宮內。

 

在寂寞無聊的生活中,她遇見了他。男人是入宮不久的侍衛,年紀很輕,身份低微,卻有著矯健的體格和驚人俊美的容貌,無數宮女偷偷愛慕著他,他卻受了冷宮中妃子的引誘,成了她的入幕之賓。

 

女人做出勾引的舉動前,並沒有經過任何深思熟慮。她的性格原本就膚淺輕率,對她而言,年輕侍衛完全是她年少時夢中情人的模樣,在過了這麼多年不如意的生活以後,她理當獲得這個男人作為不快樂的補償。

 

男人不像她那麼無知,他很清楚自己犯了絕不能犯的禁忌,然而他是真正愛上了。不同於她過去的仰慕者,他內心隱隱察覺了她所有的缺點,然而她的驕縱、自私、幼稚和壞脾氣,甚至彆扭的個性,在他眼中都是可愛的。

 

被在這樣無私地的包容和愛著,女人性格裡較好的那一面也逐漸顯露出來,她慢慢成長了,個性中的鋒銳和衝突減少,雖然她自己也不懂為什麼。他們共度了一段幸福平靜的時光。想要將這樣的生活無限延伸下去的慾望越來越強烈,他們開始談起如果能逃出宮,要在什麼樣的地方落腳,要過什麼樣的日子,卻因為害怕而不敢去實踐。

 

因為蘇丹幾乎遺忘了女人,也因為戀愛後,她的性格越來越平靜低調,他們的戀情一直秘密而安全,直到女人發現自己懷孕。

 

有很多方法可以解決這件事。她可以偷偷墮胎,這種事在後宮並不罕見,只要有錢,找管道相當容易。她也可以想方設法再次親近蘇丹,讓他以為孩子是他的,以蘇丹頭腦簡單的程度,想必也不是太難,但這兩種方法,男人都不願意。

 

這是他的妻子,他的孩子,天性中潛伏的佔有欲跟保護欲一直沒有發作,是因為蘇丹從不踏進這座寢宮一步。現在他想要擁有屬於自己的家,自己的妻兒,他要她跟著他逃走。

 

女人答應了,她原本就不是仔細思考後果才行動的人,情人這麼說,她雖然害怕,卻也開始準備。逃出宮的過程相當順利,但不多久他們就被追上,男人因為抵抗,當場被亂刀亂箭格斃,女人則被抓回去,活活受鞭刑至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mperialtopaz 的頭像
imperialtopaz

巫‧行人館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