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聲明,標題和內文相合有雷,請不想要被劇透的朋友按紅x離開。

又及,本文並非完整讀後心得,也無任何學術宗教歷史考據含金量,僅擷取與個人經歷有關部分,進行不負責任、喃喃自語式的整理與抒發。因此,想看有內容讀後感的朋友也請按x,謝謝。

防雷完畢。仍有興趣一觀的諸君請按「繼續閱讀」。

 

 

Brandon Sanderson 利用迷霧之子中重要的角色之一,作為「宗教守護者」的沙賽德的追尋過程,在故事最後一章告訴我們,信仰(和信任)是一種抉擇,分歧點在我們是否「想要」相信。

這是追尋的終點,這是改變發生的起點,我甚至能感覺到,Brandon Sanderson寫了如此厚實的篇幅,架構了這麼龐大的故事,真正要說的,其實也只是這一件事

信仰就是選擇去信,或選擇不予相信,這對於我並不是個新的概念。我曾經從一個徹底的無神論者縱身一躍進入信仰,直到現在遇見與信仰有關的事物便繞道避開,這其中的感受和過程,或許用一個十二到十五萬字的故事能稍稍觸及,要在這裡以一篇心得或散文說清楚,卻萬萬不可能。

然而,迷霧之子裡仍然有事物打動了我。「這是巧合?還是恩典?」當一段際遇發生時,沙賽德如此自問。這,也是我的自問。

有許多的宗教哲學,甚至量子物理學理論,都告訴我們「世上沒有真正的巧合」。熱帶氣旋的生成是因為蝴蝶拍了一拍翅膀,夢境會與撞擊玻璃窗的金龜子吐露同一個訊息,我最喜愛的心理學家的容格稱之為「同時性」。但是,我還是寧可相信發生的一切只是巧合,因為,若我在好事發生時相信那是個禮物或保護照顧,當下次壞事發生時,我必定會心碎而失望。如果我告訴自己我在神(或存有,或宇宙,或生命等等名稱任君挑選)的眼中是獨特的、珍貴的,那終有一天我會讓他失望,而當他的眼光不再關注於我,我會心碎,比悲傷更悲傷。

這是一種巨大的懦弱,而我還沒有決定是否放棄這樣的懦弱。

當相信所發生的一切有什麼-可能是某種意識,或物理學家找到的神祕運作規則-在照看的時候,「我」是如此的渺小,這份渺小令人安心,也令人恐懼沮喪,因此我就像沙賽德一樣,渴望某種強大的力量、某個不可逆的證據突然出現並壓倒我的恐懼與理智。但,這世界已經運作了超過數千年(若從星球和星系的角度論,則是以億或兆為基礎計算單位),究竟還有什麼法則可能是新的

如果我再次縱身飛躍,這和第一次的降落會不會有分別?我認為自己被推動去面對的,屬於我的機緣,又會帶我到更寬闊或更逼仄之處?對於這一切其實我好像都有答案,卻也好像都沒有。我需要更多勇氣面對過去,以及未來,無論它們是否被刻在命運的金屬紙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mperialtopaz 的頭像
imperialtopaz

巫‧行人館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