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點前,且發個文留念。

今天,和其他的日子有什麼不同嗎?沒有的,其實我知道。靈魂沒有分別心,所以只要腦子不去想,就什麼差異都不存在。

然而,還是有著小小的惆悵。本來已經決定,到了今天如果還是孤家寡人,就要為自己做點踰越界線的冒險。

但終究不願真正傷害了自己。

問我是否心有不甘?在收到了好多好多禮物的最近,我說不出怨天尤人的話。

既然或許我是被愛著的,那我不埋怨。但誰能告訴我現在的感受是什麼?是失落?傷痛?或者是將悲哀藏在了疏離背後?

總是看著時光的刻度,惶恐著,是否自己走得太慢;現在才到達這裡,過去的我,做了什麼?沒做了什麼?是否已經永遠永遠,落後到來不及的地步?

等我終於到終點,才發現比賽早已結束。我害怕那樣的尷尬和落空。然而在只有一人的山道上,慢慢前進的我,實在不知道山外的世界的進度。

淡淡的苦味瀰漫在鼻腔內。這篇文,是我給自己的紀念。我想祈求一點慈悲,雖然我猜不會獲得回應。

但我還是祈禱:

不要讓我孤單,從此刻到遙遠的未來。不要讓我在空虛中崩壞,假如除了那至高的,你也願憐惜其他部分的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mperialtopaz 的頭像
imperialtopaz

巫‧行人館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