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男孩,從小就有從虛空中閱讀真實的能力。

當然在很小的時候,他並不知道自己的能力是特殊的,因為,一切對他而言是那麼自然,他只是說出閱讀到的內容,在說的時候,也從來無意去針對任何人,有時甚至只是下意識或無意識間地脫口而出,對方卻因此勃然大怒,懷疑他偷窺,或竊聽他們的談話。也有人認為他有讀心術或預言能力,然而其實都不是。

男孩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能力,有時候,他會清楚知道,這是自己「閱讀」到的內容,有時候,他讀到的真實會和他腦中的想法和想像混淆。對男孩而言,是否能清楚分辨真實與非真實並不重要,他的夢想是成為一個吟遊詩人,所以,只要有源源不斷的靈感供他作詩,他就覺得高興且心滿意足了。

男孩漸漸長大,他的命運是……

 

命運一

長大後的男孩,如願成為吟遊詩人,對於他所述說的故事,人們又愛又怕。

關於這個怪異詩人的種種傳聞流入當權者耳中,於是,有一天,一隊戴著鐵盔,身披皮甲,手持長槍的士兵突然來到街上,抓走正在講故事的詩人,把他帶到當權者面前。

這人究竟是真正的預言家,還是怪物、瘋子,甚至更等而下之的,是個說謊的騙子?當權者思忖著。他命令詩人針對他想知道的事情做出預言,詩人驚慌失措地回答:他做不到。


脾氣暴烈的王認為詩人是個無恥的騙徒,憤而對他用刑。吃苦受痛的詩人為了免除折磨,凌亂地說出一些故事,內容有真有假,有些則是半真半假,最糟的是,他在完全無知的情況下,說中了當權者內心的祕密和忌諱。

這人不是騙子,而是怪物,一個可以窺探人心的怪物。當權者懷著恐懼,懷著疑問,想著要怎麼處置這個怪物。要殺了他嘛,這人似乎還有利用價值,不殺他嘛,得到假情報和自身秘密被揭穿的憤怒該如何發洩?他叫人把詩人帶到面前,鞭打他洩憤,詩人卻誤以為自己挨打的原因,是因為王想要更多的「真實」,於是從腦中擠出更多混亂的故事來換取緩刑。

所以,惡性循環開始。每當王想要知道一些事情,就叫人拷問他口中的「怪物」,詩人為了逃避肉體的痛苦,向虛空中胡亂抓取真實,然而隨著他越來越虛弱,他抓取到的真實裡,摻雜進越來越多的臆測、想像,甚至混入高燒時產生的幻象。

當他的利用價值越發低落,國王對待這個怪物的手段也變得更加殘酷……最後,被酷刑折磨得虛弱、重病的詩人放棄了求生意志,經由死亡得到了解脫。

 

命運二

在成長的過程中,男孩漸漸覺得,受人排斥,被以驚愕和恐懼眼光注視,是一件痛苦的事。

他想要融入人群,不再過孤獨的生活。

如果無法阻止自己在無意中看見真實,是否有其他方法可以帶來改變?

他想到自己所擁有的工具裡,最強大的一種──天馬行空的想像力。

於是,他開始為原本會洩漏真實的故事穿上美麗的外衣,彩繪上妝,並戴上華麗的首飾。


從那以後,他所吟唱的詩歌,總是講述著很久很久以前,已消失的古老王國,或極遙遠極遙遠,充滿不可思議的奇蹟之地。在他的詩裡,動物可以說話,人長出翅膀飛翔,黃金樹生長在牛奶池畔,樹上結著寶石果子,可以治療百病。

這些色彩繽紛,生氣勃勃的故事吸引無數人駐足傾聽,人們著迷於神奇的情節,陶醉於幻夢般的景象,即使故事中隱藏的真實觸動到他們,他們往往也辨認不出來,只覺得若有所感。

就這樣,他成為全國聞名的吟遊詩人。然後有一天,當權者的侍從出現,他受邀入宮為國王吟詩。

他換上絲綢製成,輕飄華美的長袍,抱著他心愛的豎琴,進入當權者的宴會廳。他在毛皮毯上坐下,開始唱著一首首詩歌。

國王在詩歌神祕、奇幻的冒險情境裡入了迷,隨著詩人的想像力不斷旅行,偶而他遇見屬於自己的真實,卻以為那跟其他事一樣是虛構的,相似僅是巧合而已,只覺得內心深處隱隱被觸動。

他賜給詩人美酒、佳餚,新鮮珍奇的水果,賜與他榮耀,命他成為御用的吟遊詩人。詩人童年的夢想已經達成,他一生快樂,內心亦十分滿足,直至終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mperialtopaz 的頭像
imperialtopaz

巫‧行人館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