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裹,我聽見了

那綿綿密密

綿綿密密落如繁雨的鼓聲

在鼓擊若雨的夢中

我不得已,因此放了手

  

 

好寂靜啊!你嘆道

出了口才發覺那原來是我自己。

你帶著花來墳前探我

昨晚到今睌,一夕千萬載

 

所以安安靜靜繫起了羅帳

羅帳安安靜靜

我只有疊衣

 

晨光寸寸走方階

待得你來,我已年老。

戰豉於山頭隆咚

繡在你手帕上蝴蝶少了的那一色

我永不會忘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mperialtopaz 的頭像
imperialtopaz

巫‧行人館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