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中午,讀了一個朋友貼在bbs上的文章,忽爾心裡十分惆悵。

我與她,在相近的時間,遇到類似的事件。朋友盡管經驗豐富,一跤跌下竟摔了個七昏八素,而我呢,膽小的我,因為沒有確認(或者該說根本不敢確認),且憑藉這幾年下來的磨練,表面還能做出起居行事如常的的模樣,其實內心起伏不定,歡喜時飄飄然,絕望時亦不知吞飲多少眼淚。

從小我總想,有天你我相遇,你會認得我,我會認得你,一切因緣具足,少生多少煩惱。然而,這會是實際情況嗎?若你不認得我呢?若你心有別想?或者我鬼矇了眼,將張冠給李戴,那又會造成什麼樣的結果? 

我被教導,要信任直覺。然而,即使找尋到,並做了確認,被束縛在有限之中的我,仍無法直接碰觸你的真意。人心是如此貪婪,原本只為了再次相見而感恩,不久便開始渴求親近;終於成為朋友付出關懷了卻原本的遺憾,卻又希望自己是你有事時第一個打電話的對象,最重要的知己。其實就算無話不說又如何?就算終被接納喜歡,那是否一定變成愛?即使後來相愛,又怎知不會分離,能攜手終老?此刻併肩的人,可能下一刻分道揚鑣,現在離開的人,誰知哪天不會回來?

越肯定這人的重要性,只讓我越患得患失,令整個過程更難捱。以往不相愛就放手,若確定了是你,我怎能做到?

或許一切終究歸結到,我不相信自己會被愛。我不相信自己的價值,不認為自己值得被愛。

我知我朋友的心,我們總想,一眼望見結局,我們總想一種安穩的保證,想作弊偷揭謎底,看到答案。可悲哀的是,我們根本不肯定,那唯一的答案存不存在。

所以我也只能在悲傷升起時,靜靜坐著忍耐,直到它消減。我學會跟胸口持續的那一點疼痛和平相處,不做抱怨。只因這樣的感受太過複雜,不是傾訴所能解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mperialtopaz 的頭像
imperialtopaz

巫‧行人館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芭樂貓
  • 「我們總想,一眼望見結局,我們總想一種安穩的保證。」

    或許正如你所說,這就是最深的根源吧。雖然日前閒話,發現若去想像生活中沒有彼此,其實是非常令人驚慌的一件事,但回過頭來,我們又不得不承認,上天未必願給我們攜手到白頭的福份。只是……能這樣一起擔憂,一起跌跌撞撞地前行,未嘗不是一種幸福。
  • imperialtopaz
  • 的確是難得的幸福。

    在與另一個人的「緣份」上,我們所能做的,似乎永遠只有卑微的禱告。見不見,如何何時見,何時分離,人所能掌握的,其實很少很少。

    如果說「珍惜眼前」,好像又太老套了。幸運的人兒,願你們能長長久久相伴,一世幸福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