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聽我誠實的自白:我是個認人白痴。

初識的人,明明面對面談過話,但只要對方換個裝扮,對我而言就成了有點眼熟的陌生人。名字和臉孔的連結是個艱難任務,到一個新的班級中,學期過完,還叫不出班上半數人名是常有的事,有時還把隔壁班同學錯當同班同學(反正都是眼熟的臉)。

這樣的我,誇口說會在第一眼就認出你,想必你也不相信吧?

或許正是由於對自己的判斷缺乏信心,才有那一次又一次,接連不斷的誤會。

除了某個例外,每次我喜歡上人,都是因為以為他們是你,隨後在發現真相時,失望的離開。每次誤會,都讓我認出你的信心更薄弱一點,下一次見到與你有相似氣息的人時,更無法確定......

這是個關於誤會的惡性循環。

那唯一一個例外對象,現在我已明白,他的現身是要令我體會,不停敲一個人心門卻得不到回應的苦惱。這是對於某個曾經的償還。

然而你,你是不同的,你始終高踞我夢的頂端。我不明白為何如此執著,又為何如此眷戀。當我說,無論你與我在將來會是怎樣的關係,我都會謙卑接受時,我是真誠的,然而我想與你攜手的渴求也是真誠的。它們能夠並存嗎?或是不能?我究竟該尋找,該積極追求,還是該消極等待甚至放手?

有沒有可能,在我某一次轉錯彎的時候,我們已經擦身而過?我過過幾年在一般人看來怪異不能理解的生活,雖然當時我學到許多,然而是不是那六年以及其後失序脫軌的日子,讓我錯過最重要的你,讓我們再也來不及?

這樣的恐懼,時時縈繞在我心底。是因為恐懼,我才總是誤會,或者只是寂寞,太過寂寞,所以抓住每個可能性,只求心靈的暫時寄託?

更或許,你只是我的魔術師斗篷,用金線織就了,供在一個找尋不到的神龕上,用著對你溫暖的想像,在夜裡烘乾潮溼的心靈。由此我抵抗了我所厭惡的現實,並且期待有一天,當我真正找到並披上了你,我就能穿越時空,到達美麗境界。那裡沒有失落,充滿豐富和奇蹟。這就是我始終幼稚的夢。

卻是因為這樣幼稚的夢,我才得以存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mperialtopaz 的頭像
imperialtopaz

巫‧行人館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ngelica
  • 玉:
    看了這篇我好悵然。我同妳般,是個認人白痴,那個人出現時,其實我認不太出來。
    對於那個縈繞在心頭的他,令我傷感,但又忍不住撿起對他的回憶。
    我真的好希望知道他是不是那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