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失神地站在家門外,腐朽的柵欄旁,他的生命還未結束,意識卻已經崩解。

他的衣衫襤褸,身體污穢,頭髮糾結成一條條烏黑黏膩的小蛇,爬過他深棕色的臉龐。

從敞開的門口,陣陣惡臭飄出來。他的家,窄小徒有四壁的土屋內異常骯髒,滿頭黑髮卷曲如鉤的男孩母親躺在一地狼藉中,因為疾病,因為飢餓,已經死亡。飢餓的火焰燒著男孩的肚子和喉嚨,他已經忍耐了很久很久,陪著病重的母親,看她艱苦地慢慢離開這個世界。

在一個被飢火燒到昏眩的片刻,他想要,吃了母親的屍體,讓自己活下去。他咬了母親的手背,留下一圈紅紅的牙印。皮破了,血卻沒有流出來,死人不會流血。

男孩開始不停乾嘔。我吃了媽媽,我做了很可怕的事。他衝出家門,每跑一步,自我就碎裂風化一部分。

最後他成為一個空白,鑲嵌在以美麗藍天為背景的圖畫中,卻彷彿不存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mperialtopaz 的頭像
imperialtopaz

巫‧行人館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