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問我,可有聽見遠處的落雷聲?

我低頭不語。

我的一隻腳在水裡,

另一隻腳在泥裡,

而我的裙襬落在虛空裡。

 

我已經沒有力氣再前行。

空中穿梭著無數雨燕,

他們捕捉給孩子們的糧食,

偶爾飽食如醉,

歪斜地掉在我懷裡。

我只有力氣站立,卻沒有力氣前行。

 

我以空無為裙襬兜著雨燕,

我們必須到河的對岸去,

但我已厭倦,

總是來來去去的自己。

我沒有自己。

 

我的一隻腳在水裡,

我的另一隻腳在泥裡,

而我的淚水,

終將成為河流的一部分,

一點也不重要,

一點也不重要。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