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4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韓諾端坐在紫檀長榻上,把一本新得的宋版書,在手裡反來覆去欣賞著行款、書法以及裝幀。榻子中央本來有一只短几,現在被阿精拉到她那頭去了。她在几上攤著帳本,絞盡腦汁為最近幾筆蝕本的交易作假帳。

忽地阿精擲了筆,仰身躺倒在韓諾膝上。韓諾摸摸她的額頭:

「累了?」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老闆,我想離開當鋪。」

「嗯……?」像往常一樣,韓諾花了一段時間才從書中的世界回到現實。他抬起頭,眼前的阿精跟平時有些不同。

「隨妳安排吧。」韓諾淡漠地回答。他對去什麼地方並不留心,一直以來,所謂的旅遊都只因為阿精要求。

「不是旅行,我要走了。」阿精的語氣很平靜,但她邊說邊略微抬高了下巴,那是一種防備的姿態。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她站在巨大的拱型窗邊,一動也不動地望著窗外。在她的視界裡,沙漠如同潮浪,一波波、一重重,直連接到天邊,被此刻斜照的夕陽染得血紅。 

在這片日神與夜神交替殺伐後留下的戰場上,沒有一點生命活動的跡象,荒涼寂寞的程度,能讓任何一顆還懷有感情的心悲傷得化為齎粉。然而這就是唯一屬於她的風景。 

慢慢地,她垂下眼簾,找到深鎖住她這座塔的牆根,然後開始用眼睛代替雙腳,一步一步,往遙遠的天際行去。彷彿相信只要這樣作,她就能就脫離桎梏,到達那遙不可及、不解其貌,卻擁有她所想要一切自由的陌生之地。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榆兒死了。

那皎潔如明月的少年永遠不在了,他失去了險惡宮廷裡唯一的慰藉,唯一瞭解他的人。他的愛人化作一把小小的灰燼,貼在他的胸前,一呼一吸之間,盡是難以承受的痛楚。即使日日夜夜擁抱,裝著骨灰的小金匣依舊淡漠冰涼。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