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1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中午,讀了一個朋友貼在bbs上的文章,忽爾心裡十分惆悵。

我與她,在相近的時間,遇到類似的事件。朋友盡管經驗豐富,一跤跌下竟摔了個七昏八素,而我呢,膽小的我,因為沒有確認(或者該說根本不敢確認),且憑藉這幾年下來的磨練,表面還能做出起居行事如常的的模樣,其實內心起伏不定,歡喜時飄飄然,絕望時亦不知吞飲多少眼淚。

從小我總想,有天你我相遇,你會認得我,我會認得你,一切因緣具足,少生多少煩惱。然而,這會是實際情況嗎?若你不認得我呢?若你心有別想?或者我鬼矇了眼,將張冠給李戴,那又會造成什麼樣的結果? 

我被教導,要信任直覺。然而,即使找尋到,並做了確認,被束縛在有限之中的我,仍無法直接碰觸你的真意。人心是如此貪婪,原本只為了再次相見而感恩,不久便開始渴求親近;終於成為朋友付出關懷了卻原本的遺憾,卻又希望自己是你有事時第一個打電話的對象,最重要的知己。其實就算無話不說又如何?就算終被接納喜歡,那是否一定變成愛?即使後來相愛,又怎知不會分離,能攜手終老?此刻併肩的人,可能下一刻分道揚鑣,現在離開的人,誰知哪天不會回來?

越肯定這人的重要性,只讓我越患得患失,令整個過程更難捱。以往不相愛就放手,若確定了是你,我怎能做到?

或許一切終究歸結到,我不相信自己會被愛。我不相信自己的價值,不認為自己值得被愛。

我知我朋友的心,我們總想,一眼望見結局,我們總想一種安穩的保證,想作弊偷揭謎底,看到答案。可悲哀的是,我們根本不肯定,那唯一的答案存不存在。

所以我也只能在悲傷升起時,靜靜坐著忍耐,直到它消減。我學會跟胸口持續的那一點疼痛和平相處,不做抱怨。只因這樣的感受太過複雜,不是傾訴所能解決。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就在剛剛不久前,有人警告我,要好好思考年過三十的危機,還問我難道要當機構裡第N個老姑婆嗎?

老實講,我很想回一句「干你屁事」加一個過肩摔。我想他一定自認是出於一片善心,反正白目永遠搞不清楚自己多沒有禮貌。

如果可以,我也不想過現在這種生活。誰不愛有人噓寒問暖,不愛寂寞時有人陪伴,不愛睡覺時有個熱熱的身體可以抱著?我厭惡媚俗,但其實我對於鮮花禮物情人節大餐看海夜遊甚至情趣賓館每一樣都嫉妒又羨慕。

我問過自己幾千次了,到底在堅持什麼?為什麼面對感情總是想太多,又過於清醒?為什麼對其他人簡單的,對我就複雜,我到底給自己設了多少限制,為什麼一再努力清理都沒有進展?

算了,我放棄。我不應該追求自己也搞不懂的什麼真愛,有約會我的,就該高高興興去享受,喜歡的主動追求,成與不成不用思考,反正世界無奇不有,只要有意願就有機會。

我不知道年過三十的女人,是不是就此成了跌停板股票,讓人一見就逃跑。我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問題毛病,老是情感理智不協調,想像和現實有鴻溝,沒事和自己和世界打架。我只知道,我要重新從頭思考,最好來個大翻轉,以前我對感情太認真,今後我要悔改。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請聽我誠實的自白:我是個認人白痴。

初識的人,明明面對面談過話,但只要對方換個裝扮,對我而言就成了有點眼熟的陌生人。名字和臉孔的連結是個艱難任務,到一個新的班級中,學期過完,還叫不出班上半數人名是常有的事,有時還把隔壁班同學錯當同班同學(反正都是眼熟的臉)。

這樣的我,誇口說會在第一眼就認出你,想必你也不相信吧?

或許正是由於對自己的判斷缺乏信心,才有那一次又一次,接連不斷的誤會。

除了某個例外,每次我喜歡上人,都是因為以為他們是你,隨後在發現真相時,失望的離開。每次誤會,都讓我認出你的信心更薄弱一點,下一次見到與你有相似氣息的人時,更無法確定......

這是個關於誤會的惡性循環。

那唯一一個例外對象,現在我已明白,他的現身是要令我體會,不停敲一個人心門卻得不到回應的苦惱。這是對於某個曾經的償還。

然而你,你是不同的,你始終高踞我夢的頂端。我不明白為何如此執著,又為何如此眷戀。當我說,無論你與我在將來會是怎樣的關係,我都會謙卑接受時,我是真誠的,然而我想與你攜手的渴求也是真誠的。它們能夠並存嗎?或是不能?我究竟該尋找,該積極追求,還是該消極等待甚至放手?

有沒有可能,在我某一次轉錯彎的時候,我們已經擦身而過?我過過幾年在一般人看來怪異不能理解的生活,雖然當時我學到許多,然而是不是那六年以及其後失序脫軌的日子,讓我錯過最重要的你,讓我們再也來不及?

這樣的恐懼,時時縈繞在我心底。是因為恐懼,我才總是誤會,或者只是寂寞,太過寂寞,所以抓住每個可能性,只求心靈的暫時寄託?

更或許,你只是我的魔術師斗篷,用金線織就了,供在一個找尋不到的神龕上,用著對你溫暖的想像,在夜裡烘乾潮溼的心靈。由此我抵抗了我所厭惡的現實,並且期待有一天,當我真正找到並披上了你,我就能穿越時空,到達美麗境界。那裡沒有失落,充滿豐富和奇蹟。這就是我始終幼稚的夢。

卻是因為這樣幼稚的夢,我才得以存活。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是個在不明原因下交換了視角的故事。 


 

男人剛剛穿過整片沙漠,現在,他回到家所在的城外。

對於這趟旅行的成果,男人頗感滿意。他們商隊的人畜幾乎沒有損失,還帶回許多珍貴的貨品。事實上,他們已經在沙海那頭的國家賺了一筆,加上現在馱在駱駝背上的東西,他很肯定,自己將能給家人過上好日子。

隨著駝隊越來越接近城門口,商隊的人開始察覺事情不對。為什麼聚集了這麼多人?為什麼人們驚慌地四處奔走?

男人伸手抓住一名路人: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

是天火!天上降下火......這是真神的憤怒!

路人臉白唇青,神色悽惶,渾身不停地顫抖。

天上降火?這怎麼可能?

是真的!是真的!火一團團掉落,留下明亮的尾巴。這是真神的憤怒啊!

一邊說著,路人以手指城西,高高的圍牆後,不斷升起的濃煙切開藍天,劃出黑色的傷口。那是男人思念的家的方向。

他丟下一切,衝進城內。但是路上擠滿了驚恐的城民,他奮力排開人群,在荒謬卻醒不來的惡夢中泅泳。

當男人找到自己燒毀的家,他只看到三具焦黑的屍體,那是他的老母親,他的妻子,和他的小女兒,他丟下她們從商去。

為什麼當初要離開?他應該留下來保護她們的,如果保護不了,他就該跟她們一起死。他背叛了他的家人,他沒有盡到自己的責任。

男人跪倒在地,嚎啕痛哭。


 

 關鍵字:wounded

「如果共鳴深到能代你療癒,為什麼我不認識你?」

「親愛的,很遺憾沒能在家裡迎接你。

  好遺憾無法等到你回來,獻上一束花,給你一個擁抱。為了迎接你,我們準備了

  好久。

  真的,很遺憾。但我們都好了,平靜了,安全了。

  所以,請你放心。請你好好的。請你要幸福。」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台北的夜空已沒有星了,

幸好月亮仍常圓;

梅雨季降臨,

彩虹偶爾來嬉戲。

每次看到你的微笑,

那都令我傷心。

 

小小牢籠是精緻的,

貼身像件囚衣。

外面是有冰霜雪雷,

但我想你走出來,

想你飛翔 自由 高興。

然而你總倚著窗臺歎息,

看不見那扇敞開的門扉。

 

梅雨持續,

行道花開的燦爛耀眼;

龍舟在歡樂人潮的夢裏,

風乾身上的彩漆。

每次看到你的眼睛,

那都令我哭泣。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夜裹,我聽見了

那綿綿密密

綿綿密密落如繁雨的鼓聲

在鼓擊若雨的夢中

我不得已,因此放了手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秋天的雲朵

細細纏住了指頭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走進森林最深處

邀花與雪共迴旋

這一刻

只有靜默的風笛響徹藍天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