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9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鬍鬚花白,髮上染滿星霜的史官伏在几案上振筆疾書,這是一日裡他最喜愛的時刻。不需穿街走巷,把鞋底都磨穿了以追求真相,不需面對人們的阿諛奉承、憎恨嫉妒,更不用應付那些別有用心的威迫利誘。書房裡只有他和他的筆,以及自知的良心。

窗大開,清風陣陣拂面而來,燈盞內的火焰如舞蹈般跳動搖曳。老史官舒服地輕嘆一口氣,端起斟在寬淺酒碗中的佳釀。這酒也是他最喜愛的,他一口氣飲下大半,身子暖了,便擱下酒碗繼續寫。

過了片刻,他的胸口忽然一陣灼熱,跟著胃也痛起來。史官並不以為意,因為飲食起居隨性,有時又飲酒不節,他一向有脾胃病。原想忍過就好,誰知這痛越來越劇烈,筆握不住滾在案上,一張口,鮮血一股一股嘔出來,染紅寬大的袍袖,甚至流到衣襬上。

老史官心知不祥,也已猜到是怎麼回事。他終一生心血寫作的史書即將完成付梓,他樂暈頭四處宣揚,竟為自己引來了殺機。

他伏在几案上斷了氣,魂魄猶不甘地徘徊。

史官死後,家人和門人弟子懼禍,隱瞞他被毒死的真相,對外宣稱是急病不治。他為其捨生的心血之作也遭大幅竄改,以合當權者心意。

史官因這本史書名垂千古,但世人皆不知,事實早已湮沒。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個男孩,從小就有從虛空中閱讀真實的能力。

當然在很小的時候,他並不知道自己的能力是特殊的,因為,一切對他而言是那麼自然,他只是說出閱讀到的內容,在說的時候,也從來無意去針對任何人,有時甚至只是下意識或無意識間地脫口而出,對方卻因此勃然大怒,懷疑他偷窺,或竊聽他們的談話。也有人認為他有讀心術或預言能力,然而其實都不是。

男孩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能力,有時候,他會清楚知道,這是自己「閱讀」到的內容,有時候,他讀到的真實會和他腦中的想法和想像混淆。對男孩而言,是否能清楚分辨真實與非真實並不重要,他的夢想是成為一個吟遊詩人,所以,只要有源源不斷的靈感供他作詩,他就覺得高興且心滿意足了。

男孩漸漸長大,他的命運是……

 

命運一

長大後的男孩,如願成為吟遊詩人,對於他所述說的故事,人們又愛又怕。

關於這個怪異詩人的種種傳聞流入當權者耳中,於是,有一天,一隊戴著鐵盔,身披皮甲,手持長槍的士兵突然來到街上,抓走正在講故事的詩人,把他帶到當權者面前。

這人究竟是真正的預言家,還是怪物、瘋子,甚至更等而下之的,是個說謊的騙子?當權者思忖著。他命令詩人針對他想知道的事情做出預言,詩人驚慌失措地回答:他做不到。


脾氣暴烈的王認為詩人是個無恥的騙徒,憤而對他用刑。吃苦受痛的詩人為了免除折磨,凌亂地說出一些故事,內容有真有假,有些則是半真半假,最糟的是,他在完全無知的情況下,說中了當權者內心的祕密和忌諱。

這人不是騙子,而是怪物,一個可以窺探人心的怪物。當權者懷著恐懼,懷著疑問,想著要怎麼處置這個怪物。要殺了他嘛,這人似乎還有利用價值,不殺他嘛,得到假情報和自身秘密被揭穿的憤怒該如何發洩?他叫人把詩人帶到面前,鞭打他洩憤,詩人卻誤以為自己挨打的原因,是因為王想要更多的「真實」,於是從腦中擠出更多混亂的故事來換取緩刑。

所以,惡性循環開始。每當王想要知道一些事情,就叫人拷問他口中的「怪物」,詩人為了逃避肉體的痛苦,向虛空中胡亂抓取真實,然而隨著他越來越虛弱,他抓取到的真實裡,摻雜進越來越多的臆測、想像,甚至混入高燒時產生的幻象。

當他的利用價值越發低落,國王對待這個怪物的手段也變得更加殘酷……最後,被酷刑折磨得虛弱、重病的詩人放棄了求生意志,經由死亡得到了解脫。

 

命運二

在成長的過程中,男孩漸漸覺得,受人排斥,被以驚愕和恐懼眼光注視,是一件痛苦的事。

他想要融入人群,不再過孤獨的生活。

如果無法阻止自己在無意中看見真實,是否有其他方法可以帶來改變?

他想到自己所擁有的工具裡,最強大的一種──天馬行空的想像力。

於是,他開始為原本會洩漏真實的故事穿上美麗的外衣,彩繪上妝,並戴上華麗的首飾。


從那以後,他所吟唱的詩歌,總是講述著很久很久以前,已消失的古老王國,或極遙遠極遙遠,充滿不可思議的奇蹟之地。在他的詩裡,動物可以說話,人長出翅膀飛翔,黃金樹生長在牛奶池畔,樹上結著寶石果子,可以治療百病。

這些色彩繽紛,生氣勃勃的故事吸引無數人駐足傾聽,人們著迷於神奇的情節,陶醉於幻夢般的景象,即使故事中隱藏的真實觸動到他們,他們往往也辨認不出來,只覺得若有所感。

就這樣,他成為全國聞名的吟遊詩人。然後有一天,當權者的侍從出現,他受邀入宮為國王吟詩。

他換上絲綢製成,輕飄華美的長袍,抱著他心愛的豎琴,進入當權者的宴會廳。他在毛皮毯上坐下,開始唱著一首首詩歌。

國王在詩歌神祕、奇幻的冒險情境裡入了迷,隨著詩人的想像力不斷旅行,偶而他遇見屬於自己的真實,卻以為那跟其他事一樣是虛構的,相似僅是巧合而已,只覺得內心深處隱隱被觸動。

他賜給詩人美酒、佳餚,新鮮珍奇的水果,賜與他榮耀,命他成為御用的吟遊詩人。詩人童年的夢想已經達成,他一生快樂,內心亦十分滿足,直至終老。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孩蹲在由河岸延伸往下的台階上,右手浸在溫暖混濁的河流裡,百般聊賴地輕輕撥著水。她穿著豔紅有金色紋飾的紗麗,窄瘦的臉上鑲著一雙黑而靈活的大眼睛。

她聽見腳步聲,突然間,有人抓住她的手肘用力將她拉起來,女孩驚慌回頭,發現是自己思念的那個人,然而滿臉絡腮鬍的高瘦青年態度裡沒有一絲溫存,他為了件瑣碎小事不停責罵她,邊粗魯地拽著她穿街走巷,女孩只能跌跌撞撞,辛苦地跟著。

終於,他們回到了家--一棟色彩鮮豔精雕細琢,恍如小型宮殿的大屋。青年拉著她直到家廟裡,要女孩為祭禮的疏失向女神懺悔。女孩跪在千手千眼的女神面前,對於自己犯的錯,她也有些後悔,但她向女神道完歉,卻忍不住開始無聲地數落那個人:

女神啊,我知道我不該粗心大意,但他為什麼不能好好講,總是要那麼嚴格,那麼兇呢?幾個月不見,他不說想念我就算了,為什麼剛見面就亂發脾氣?我該去求和嗎?可是為什麼每次都是我低頭呢?明明我犯的錯就沒有那麼嚴重,是他小題大做……可是如果我不去認錯低頭,我們難道就要這樣僵著……誰知道他哪時又要出門了呢?

 

 

掙扎了一陣子,女孩還是決定去道歉。她在中庭的井邊找到青年,放低姿態求和,終於讓青年氣消,兩人和好如初。

 

然而女孩覺得好委屈。

 

這樣的委屈逐漸累積復累積。青年總是在外為事業奔波,好幾年沒有回來,她從十幾歲等到二十幾歲,在孤寂裡煎熬,像關在華麗籠子裡面的鳥兒,眼看伴侶在廣闊天空下自由飛翔。親戚族人都說她該知足,能過這麼富貴的日子,家裡又沒有長輩要服侍,而那個人雖然沒有回來與她成婚,卻也一直沒有另娶別人。

 

是這樣嗎?他今天還沒有娶別人,不代表明天就不會娶了。在這世上,她能依靠的人只有他,對所有人而言,她是屬於他的,他卻不一定屬於她。

 

當細數自己如恆河水般流逝的青春,面對看不見盡頭的等待,以及忍耐著他隨時會變心,隨時會拋棄自己的惶恐時,她總不由自主地想,或許,當年沒有遇到他,自己會更幸福。如果不知道得到的快樂,就不會害怕失去的痛苦。

 

 如果最後會失去,還不如一開始不要得到。

 

最後,他終於回來了,回來說要娶她。一時間,她心理所有的委屈一起爆發了:「我不嫁!」她大喊。

「那就算了!」他比她聲音更大,轉身拂袖而去。

她痛哭著。不是真的不嫁,不是見了他不歡喜,她只是,希望他哄哄她,希望他了解她的委屈,她只是,需要他的溫柔。

這一次,她沒有低頭求和。

最後他們還是成婚了,但她心裡始終藏著一份怨懟,他也氣她不懂他的苦心和在外的艱難,他們就這麼,在心裡生著對方的氣,直到老死,就這麼嘔氣了一輩子。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時間已經到了—— 
我張開雙臂,迎接那如雨落下的光。 

這虛空如此豐盈,我迴旋著,跟隨你的琴音舞了又舞。 
就在這裡和此刻。是的,我知道了。亙古流傳的隱語,我解讀,並把答案刻在掌心。 

在雙手交握的一剎那,我們全都明白。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時間已經近了…… 

於是我漫山遍野追尋你的蹤影。

今夜,我的眼淚落在積滿星光的池底,你可會憐惜?你可會彈起你的琴,引導我走過那通往你的曲折深幽路徑?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原來你並不是我以為的模樣,奏樂者。  

或許我以前看你的眼睛時,看見的只是自身稀薄的反影, 

也或許,  

以前的你,並不想讓我看見。
 

海潮的聲音,你聽見了嗎? 

海在呼喚沉睡於我們心底的心, 

我聽見了,它慢慢撥動我們耳裡的弦, 

奏成一種和諧。 

這次月圓時,我想去海邊。
 

請來我身邊,坐下,休息一會, 

找到一個呼吸的空隙。  

這樣,世界的美就會來臨, 

而我們可以在她的裙擺裡嬉戲。 
 

從這個千年,到下一個千年,我們分離, 

然後相見。  

總是這種規律,這種輪迴, 

即使我們在那一端的世界沒有真正離別,我在這端卻會把你忘記。 
 

然而憶起總是美好的, 

像握著小小的寶石,  

因為需要細心呵護,所以更加美好。 
 

聽不見海與你的聲音時, 

我聆聽著內心的音符,專注地,努力不懈地, 

探入那迴旋的深處。 
 

那名為「世界」的螺, 

原來我早已拾起,藏在秘密倉庫裡, 

等待有一天與你分享。 
 

所以親愛的,請你也憶起。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隔著一個世界的距離,
我輕輕撫摸你的輪廓。

你不是我等待的人,不是。
你不是我夢見的那個人。
你不彈琴,你是個吹笛手,身後跟著成串的人龍,頭上帶著心碎少女編織的花冠。
你載歌載舞,穿街走巷,
一片似錦繁華中,即使疲憊也覺歡欣。

而我只固定往來於一條街道。我的生活如此枯燥。
當你吹奏樂音,經過我每日的路途,
四目交會時,
我會向你點頭,你也會向我點頭。

我不曾追逐你,
雖然在你來時,我會提起我的小籃子,出門到街那頭的麵包店;
也可能偶爾我們會巧遇,但我相信那並不是命運。

我們的方向不同,
我們將要前往的世界不同,
而且我知道,我並不存在於你的眼中。

這是一場虛渺的夢境。夢裡,我虧負了你,
或許我想清償,
然而這畢竟是只屬於我一人的夢。

於是我祈禱:祝你幸福。
我祈禱當你出城時,
雲破月出,會有明光遍照大地。

只是在今夜,
我依舊無法放棄。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男孩失神地站在家門外,腐朽的柵欄旁,他的生命還未結束,意識卻已經崩解。

他的衣衫襤褸,身體污穢,頭髮糾結成一條條烏黑黏膩的小蛇,爬過他深棕色的臉龐。

從敞開的門口,陣陣惡臭飄出來。他的家,窄小徒有四壁的土屋內異常骯髒,滿頭黑髮卷曲如鉤的男孩母親躺在一地狼藉中,因為疾病,因為飢餓,已經死亡。飢餓的火焰燒著男孩的肚子和喉嚨,他已經忍耐了很久很久,陪著病重的母親,看她艱苦地慢慢離開這個世界。

在一個被飢火燒到昏眩的片刻,他想要,吃了母親的屍體,讓自己活下去。他咬了母親的手背,留下一圈紅紅的牙印。皮破了,血卻沒有流出來,死人不會流血。

男孩開始不停乾嘔。我吃了媽媽,我做了很可怕的事。他衝出家門,每跑一步,自我就碎裂風化一部分。

最後他成為一個空白,鑲嵌在以美麗藍天為背景的圖畫中,卻彷彿不存在。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格蘭高地上,一座正在興建中的石堡。巨大青灰色的長方石塊堆疊著夢想--關於家,關於歸屬、佔有,也關於安全的宏偉的夢。

紅髮紅鬍的男人,高大、健壯,是個戰士。他的女人黑髮,高瘦結實,擔任類似管家的工作。畏冷的她總在長袍外披著羊毛披肩,隨步伐搖曳,顯出一種女性化的嫵媚。

那天,男人們不在,警鑼卻陣陣急響。鄰近氏族的人如賊一般無恥地來偷襲,揮著刀劍和長槍,連老弱婦孺也毫不猶豫地殺害。

女人跑下城堡的樓梯,進入位於底層的廚房,那裡有她能用的武器。然而她面對的是一整群大男人,最後她被制服,並且遭到輪暴。

很痛。她身下的石頭冰冷粗糙,紅色披肩無力地蔓延在地上。明亮的陽光從窗外射進來,一串串乾糙的香料從天花板垂下,散發各種氣味,混在留著火種的大灶傳出的木頭焦香裡,以往她最喜歡的景象,現在卻變得有如惡夢一樣。

逞完獸欲的惡賊走了,沒有殺她。不是突然起了慈悲心,而是要藉此羞辱她的男人。

她無力地躺著,流著血,心裡充滿恨。那個曾經發誓會永遠保護她的人,在哪裡?那個她虔誠信仰,每日禱告的對象,在哪裡?村子裡的小教堂,在屋脊上有巨大的十字架,她呼喚在那裡面的神,才發現她信仰的神從來不在王座上。

她知道男人不會因發生的事嫌棄她,甚至,他會因愧咎心疼更憐愛她,但她不要這樣的屈辱。她想報復,將那些傷害她的人,一刀一刀慢慢切割凌遲致死,殺了一個,再殺一個,全部不放過。她想報復那個沒有保護她的情人,她想報復遺棄、背叛她的神,於是她起身,走到了小河邊。

稍晚,男人回來了。他的手臂受了傷,裹著白布。他四處尋找他的伴侶,最後在河邊找到一雙鞋和一件紅色的披肩。

那是她留給他的訊息。

------------------------------------------------------------------------------------------------------------------

隱藏信念:「一旦獲得真愛,接下來就會發生悲慘的事。」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森林的邊緣,柔軟的綠草地上,一對男女牽著白馬散步。兩人的背影纖細修長,穿著精緻的繡花紗質長袍,恍如電影「魔戒」中的精靈。

突然間,一支箭飛來,射中男人的背部。女人因驚愕和悲働動彈不得。

「他倒下時,手裡還握著韁繩。」這句子如咒語般在她腦中迴盪。直到更多的箭讓她也倒下。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個系列的「故事」,在出現時就只有輪廓。因為,只有那些必要的事物會被提取。

在未來,它們也會維持著草圖狀態,只有粗筆勾勒出的簡單線條,在時光中畫下幾張臉孔,一縷幽思,以及三兩點遺憾。

之所以寫下它們,是為了不讓自己遺忘。因為所有已經發生,正在發生與即將發生的都如此重要,不堪輕率以待。

imperialtopa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